我要捐款 捐款方式
線上刊物
Online Pubilication
首頁 線上刊物 電子月報 歷屆電子報
24 發佈日期:2021.04.26
【壽豐分院 精神社工組】 當我走進「杜鵑窩」

【壽豐分院 精神社工組】 當我走進「杜鵑窩」 文‧攝影/王伶瑜 社工師

「思覺失調症」、「自閉症」、「雙極疾患」、「器質型精神疾病」、「妄想」、「幻聽」等名詞,對大多數人來說是陌生、少接觸到的概念,卻與我的工作息息相關,我是精神科病房的社工。在門諾醫院壽豐分院裡,住著近三百位精神科病人,各式各樣的病人與家庭來來去去,精神科病人除了生理問題外,亦有關於社會、家庭、心理、職能復健等需求,病房內由不同的專業人員組成,共同協助處理病人的問題,而社工也是其中一環。
門諾壽豐分院 精神社工組  當我走進「杜鵑窩」
除了需要對疾病、生理名詞熟悉外,在精神科更需要學習如何與病人互動。在精神科病房裡,總是會遇到許多有趣的病人,像是遇到跟我說很久沒跟我聊天,坐下來卻又不說話的病人;遇到每天都要跟你揮手打招呼的病人,如果你沒有注意到他,還會走到你面前揮揮手,讓你一定要注意到他;還有因為想跟你聊天,詢問你便秘要怎麼辦的病人。

和病人互動考驗著工作人員的反應力,像打武功一樣,一招過一招,一來一往間促成許多有趣的言談。「我聽到xxx 的聲音,你有沒有聽到,你是不是聽得到( 期待貌) ?」安靜的聆聽後表示:「我沒有聽到耶。」病人垂下肩膀,露出失落的表情。

「社工,我會推拿,你手給我。」語畢抓起你的手,「等一下,沒關係沒關係! 現在不是要處理這個問題……。」還有病人們許多的期待:「社工,我要賺大錢」、「要發財」、「想出院」……。受到疾病症狀的影響,病人談論話題充滿特別的內容,一開始總會想:病人到底在說什麼?好像總是繞回同一個話題而感到有一些不耐煩,漸漸通過摸索及跟其他專業人員們學習,才學到撥一點時間傾聽病人的擔心焦慮,病人可以因為被安撫、同理,將不安的事情暫時放下。和病人相處與互動的種種,增添了工作中的趣味性,也讓人從工作中獲得療癒,不敢說自己熱愛工作,卻可以從工作中找到值得熱愛的地方。

而在工作中感到最有壓力與困難的地方,就是要協助困難的個案出院。經濟困難無法出院到機構安置,卻也對醫療費用難以負擔的病人,抑或家庭支持度不佳而沒有接回家意願的家屬,在這些家庭上總是需要花費許多時間,討論方向、說明現況、聯繫網絡資源。病人與家屬看似沒有路可走,卻也能在微不足道的小地方找到家庭的資源與力量,也許家庭很樂觀、也許剛好有資源可以用、也許有了親屬支持出現,抓緊現有的資源和病人與家屬一起披荊斬棘的一步步前進。

在服務這些困難家庭裡,更看見了社會工作的價值與意義,就像每天上班打卡系統顯示的經句:「作在最小的弟兄身上,就是作在我身上。」似乎就是因為這樣的家庭,所以會需要社工的幫忙,而使自己的工作有了意義與價值,因為這樣的看見,期許自己在工作中,用自己有限的能力做到最好,並且可以走得更長更遠。

圖:本文作者( 站立者) 從工作中收穫許多,也期許自己能努力做到最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