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捐款 捐款方式
線上刊物
Online Pubilication
首頁 線上刊物 電子月報 歷屆電子報
937 發佈日期:2021.04.26
宛如人間煉獄- 現場救護筆記

宛如人間煉獄- 現場救護筆記 文/胡真珍 加護病房專科護理師

平安回到家了!把一身沾滿塵土的衣服換掉後,這才有空坐下來好好的看一下太魯閣號事故發生的始末。

4月2日早上一如往常上班,今天心情好,因為上完班就準備放清明連假。但反常的戴起隱形眼鏡、穿起新鞋,早上7:40 左右就到單位,慢慢吃早餐等查房。約10 點左右接了一床病房呼吸衰竭的病人……。沒多久,醫院突然廣播大量傷患!聽到的地點讓人起雞皮疙瘩:清水斷崖段落發生火車出軌!
宛如人間煉獄- 現場救護筆記

趕緊把手上的工作完成 我的速度不自覺加快,就在此時,「咦?急診打給我耶,是打錯嗎?」學妹問我:「學姊,你不用去急診支援嗎?」我說:「不用吧!我應該等病人來就可以。」沒想到又再次接到急診電話,護理部副主任玉娟姊問我可不可以去前線支援,我沒有猶豫地答應了,因為我內心也很激動!因為出事的地方是一個美到高深莫測、也是常常經過很熟悉的地方。此時得知我的夥伴是外科加護病房李雅婷護理師,平時的老戰友,心理安心許多。

事故現場彷彿另一個世界
坐上救護車後,沿路上鳴笛聲不間斷的播放並且高速行駛,尤其開上太魯閣大橋後行駛更加困難,山上沿路救護車不斷超車搶時間,整個氣氛頓時凝結,沒有人敢說話。離事故現場越來越近,不斷看到消防車、救護車來回穿梭,鳴笛聲此起彼落,加上消防車的超大echo在隧道裡更加明顯,更加讓人恐懼,像是發生世界末日一樣,汽車到處閃避,隧道裡分三排有如摩西分海,救護車則在車道中間急速行駛。

看到太平洋了,看到清水斷崖了,依舊很美。

終於看到指揮人員指引救護車,車子開始往下開了好幾個彎後,看到了太魯閣號的車體,心理糾結了一下,再往下開,看到了一堆救災人員和消防人員在現場待命著。

現場其實非常凌亂,也沒有遮蔽物,在高溫30度的狀態之下!馬上就聽到救難人員大叫「紅色」,送來的是右腳斷肢的年輕人,下巴還穿了一個銀環,現場check pulse 沒有立即進行CPR 30:2「病人有瀕死呼吸 要救!」我在旁邊趕緊把IC on 上( 說真的,我已經3 年沒碰針了,除了上次一個A-line 第9 針要我on 的case, 這是讓我最緊張又一定要on上的) ,心中不停禱告,連針蓋子也自己脫離,病人左手上有大片刺青,這更增加了難度~,但可能是神的力量一針順利on 上,3~5 分鐘給一支強心劑,不停擠壓點滴袋,因為病人情況緊急,所以指揮官派了直升機做救援,直升機的風就像龍捲風一樣,讓現場的塵土更加躍躍飛揚,不誇張,我簡直要被捲走了!但後來選擇使用救護車,因為病人狀況不樂觀,應該是已經「黑色」了!李雅婷跟車沿路CPR到國軍醫院,仍然宣告OHCA。
宛如人間煉獄- 現場救護筆記
幫他清洗傷口 嚴肅的臉瞬間啜泣
再來是一位拿著拐杖的阿姨,感覺她下一秒就會暈倒的走向我們救護站,我上前問需要什麼協助,阿姨說沒怎樣只是頭很暈,可以幫她找她的媽媽嗎?原來枴杖是她媽媽的……後面傳來大聲「紅色」借過!看到一個阿嬤舌頭已經吐出來,且脖子架著頸圈,沒有送到救護站直接送往救護車,阿姨很著急地跟我說,那是她的媽媽,我上前問救護員,原來阿嬤要轉去慈濟,此時阿姨安心的拿著阿嬤的柺杖,一拐一拐地離開,阿姨說:「她要先回台東一趟」。

隔了沒多久,來了兩個年輕人「黃色」,一個脖子被架了頸圈,我觀察到弟弟緊張的神情-閉眼皺眉,額頭的擦傷經過處理之後,我問他要回哪裡?「回台東。」「你也是台東人,我剛跟好多台東人說話,都很好,你不用擔心,醫生剛才看過你手腳沒有麻痛,你很好!」弟弟嘴角露出了微笑,還說他自己很幸運!

另一個坐在送貨推車的上面,他的右腳扭傷腫起來,我們幫他剪開牛仔褲後清洗傷口,他本來嚴肅的臉瞬間開始啜泣,拿起手機來想要打電話但手卻不停地顫抖,我隔著第一個弟弟默默觀察他,最後好像也沒有撥出去的樣子,兩個少年仔一起被送往了門諾醫院。

讓我印象深刻的是,一個阿嬤送來的時候就是「黑色」,醫生確認沒有脈搏後,刑警確認身分並且拍照。阿嬤滿臉都是血,但是很安詳的閉著眼睛,真的沒有心跳,沒有呼吸了嗎?誰能想像,一個好好的人,結果讓人從車廂拉了出來,我心想,若是認識的人,我應該會當場暈倒!因為那個衝擊太強大了,更何況是自己的家人!

在此時,一個某消防分隊的女消防員臉色蒼白的走進救護站,女消防很年輕,有中暑呈現,我幫她把帽子脫掉,然後解開她的釦子~ 體溫37 度,拿了一瓶水給她後坐在旁邊休息。
宛如人間煉獄- 現場救護筆記
能走出車廂的 真的是歷劫歸來
一個現場應該是救難隊指揮官,請消防人員確認三合一氧氣瓶是否有足夠氧氣,她馬上站起來說:「這個應該有,那個好像沒有了,要再確認!」不愧是消防隊的女漢子,後來她跑去前線支援完又跑回來,跟我說:「你們怎麼都不吃飯?後面有啊。」「我吃不下,喝水就好。」我幫她拿便當和水,順便跟她聊剛剛去做了哪些事情。

她說跟一個男消防員被派到第六車廂,因為是在隧道裡面很暗,必須拿起手電筒,前進車廂後,中間電動門因為被斷電只開了一半,她把身上防護衣脫掉才勉強鑽進去,但壯碩的男消防員正試圖鑽入車廂。她指揮現場,掛牌紅色協助CPR,一個男子正在幫一個年輕人CPR,另邊年輕人儘管一隻手已經骨折,但仍忍著疼痛協助進行CPR,消防員問男子怎麼不離開?男子指著旁邊已經沒有氣色的小孩,「她是我女兒」,女兒其實已經被標上「黑色」了,但男子不肯離開,儘管女兒已經回天乏術,爸爸還是繼續幫忙急救工作,像「發了瘋」似的執著,後來還是被掛黃牌架出去的。旁邊還有因為車廂強力擠壓導致一個妹妹斷頸。車廂一片哀嚎,有如人間地獄,能走出車廂的,真的是歷劫歸來!

接下來因為到了最炎熱的時段:中午12~1 點的時間,一個救難隊的弟弟突然走來救護站說他好像快暈倒了,我看他臉色發白,幫他量體溫37.8 中暑呈現,拿了一瓶水給他,問他:可以脫衣服嗎?他說好,用礦泉水撒在他前後身上,順便臉也擦一擦,好在他後來被請到救護車上吹冷氣,後來看到他生龍活虎的在旁邊救援,救難隊的同仁真是很辛苦!其實我也好想前進車廂,我也想揹人出來,然後不放棄任何一個人的呼吸心跳。

接下來,送出來的都是「黑牌」了,救護車一樣聲聲作響,直升機一樣來回穿梭,「裡面還需要大量的屍袋。」屍袋一箱又一箱的送。

傍晚時分,送出來的「屍體」時間開始拉長,幾乎都是用屍袋包裹送出來宣告死亡,每出一具「黑色」屍體,我的心就糾結了一下。

一身塵土疲憊返院 在禱告中滿有平安
手機另一端,司機大哥打來說新城那邊要撤站,問我這邊狀況,我問了總指揮慈濟醫院的醫師,他說他們要再待一下。於是,我揹起了「空姐包」( 像行李箱) 應該有15 公斤,我想到要從大清水隧道爬上蘇花公路,就覺得自己很不簡單(得意),好幾次我都快後仰後空翻了,辛苦那些救難人員了!

坐上救護車之前,公路旁的工作人員塞了三個碗粿和麵包給我,要我帶上車吃。坐上了救護車,我累癱了!空姐包像是從災難現場歷經風霜的佈滿泥土灰塵,我的工作服瞬間變成工人服,頭髮也硬的發癢。

回醫院的路上,看到救護車仍舊穿梭在台九公路上,司機大哥沿路穿梭鳴笛,我跟李雅婷像是從人間煉獄爬出來般的倦怠與疲憊。於是,熟悉的街景出現在眼前,感謝司機大哥平安將我們送達,時間是下午近5:30。

謝謝護理部林雅蘋主任和副主任黃玉娟,把幫我們帶到急診室小房間做禱告,平撫我們的心靈。雖然我到現在還沒吃東西,但是我想,我今天晚上一定睡得很好。

圖:花蓮縣衛生局來電請本院派遣救護車至現場支援,總務部整備後於11:14 出動一輛救護車,司機黃錦照、兩位SICU 護理師胡真珍(左)、李雅婷(右)前往救援,下午17:15 平安返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