線上刊物
Online Pubilication
首頁 線上刊物 電子月報 歷屆電子報
693 發佈日期:2019.03.25
醫院社工師的日常

器捐勸募協調師 愛滋共照 安寧共照 醫院社工師的日常 文/游昊恩 社工師

門諾醫院醫務社工人員除了每天責任區的病房照會業務,和每週一至三天全天候輪值急診室工作,還針對保護個案進行安全評估、通報與建立初步返回社區安全計劃;依醫療院所規模,還有預立醫療自主諮商會議、身心障礙第二階段評估門診、早期療育聯合評估、器官捐贈勸募協調、安寧緩和醫療(共同照顧、安寧病房)、愛滋病毒感染者社會工作等工作。



在上述的醫療社會工作中,安寧緩和醫療、愛滋社會工作和器官勸募三項堪稱是要面對死亡的工作,因為進入此系統的患者有共同特徵:不會康復,感覺距離死亡最近,被家屬誤解的機會最高,卻都是筆者每天工作的日常。

由於安寧病房床數有限,多數末期病人不一定能在安寧病房臨終,為了讓末期病人在社會、心理與靈性上獲得較多的協助。醫院將安寧共照服務擴及到每一位末期病患,透過安寧共照社工師介入,從社會層面協助病人圓滿人際減少遺憾,與臨床團隊共同協助病人面對臨終,並關心家庭成員的調適與準備工作。目前筆者負責化療病房、內科系病房、腫瘤科病人照會工作,病人被診斷為癌症時,透過門診醫師或病房護理同仁照會,筆者從化療開始介入關心,一路陪伴到生命的末了。安寧緩和醫療在台灣推行約有二十多年,國人慢慢能接受有尊嚴的生病品質,面對無效醫療較能拒絕,在有限生命中創造更多的幸福感,修復家人的情感和拉近家人的關係。

門諾醫院器官捐贈勸募工作由社工主責協調,與其他醫院由護理師擔任略有不同。當病人因為有簽器官捐贈同意書註記在健保卡中、或者由家人表達意願,當病人被醫師評估狀況不佳瀕臨腦死,臨床單位隨即會連絡協調社工師前往協助安排評估、確認等手續。在花東地區,本院的器官勸募量僅次於醫學中心,以捐贈眼角膜遺愛人間最多,捐贈者以安寧病房或安寧共照的病人最多。當有意捐贈器官的病人住院,生命指數往下滑,協調師進入24小時待命,沒有人能確切預知生命何時會走到終點,而協調社工師每天監測生命指數,從每12 小時、每6 小時、每4 小時到每2 小時監測,這段待命時間從數天至數個月不等。

曾經有位器官捐贈者由救護車送進急診室,當時所有指數都不好,捐贈者也說自己快不行了,希望醫院能幫助她完成心願;時間一週週的過去,過了三個月在某一天的半夜,病房來電表示該病患狀況不好時,協調社工師立即火速返院,聯絡開刀房、責任醫院協調護理師安排醫師來院摘取器官,並請其他社工師出勤陪伴病患的家人,最終完成捐贈者的心願,提供多名病人重見光明,正如《聖經》上說:「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,仍舊是一粒,若是死了,就結出許多子粒來。」

愛滋社會工作是上述工作中照會量相對少,但卻最艱困的工作。對社工師而言,要面對最大的問題是家人對疾病的刻板印象與恐懼,以及社會環境的歧視。某年夏天,筆者與非營利組織、衛生局、醫院個管師一同家訪一位愛滋個案,晴朗的天空把馬路烤的像火爐中的烤盤,在短短十五分鐘會談中都是照顧者的抱怨,最令人感到驚訝的是這家人全副武裝(身穿雨衣,頭戴安全帽、口罩及手套)為患者換尿布;當看到這群訪客居然沒有防護裝備的協助患者翻身,家人驚恐的問我們要不要洗完澡再回去?還是用酒精整罐消毒再走?深怕我們接觸了病人會被感染死亡!事實上,愛滋病在現今醫藥研發的進展與醫療技術下,比高血壓或是糖尿病更容易控制,病情穩定後每天只要吃一顆藥都能達到測不出病毒數(不具傳染力)的程度,但病人卻仍然受到社會高度排斥。愛滋病人、安寧病人和器官捐贈者,每一位都有特別的故事,筆者看見每位患者有上主的尊貴形象,透過醫療的協助和社工師的倡導、廣和教育功能,希望有一天,每個人都能生活自在,病痛有尊嚴,心無罣礙平安離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