線上刊物
Online Pubilication
首頁 線上刊物 電子月報 歷屆電子報
198 發佈日期:2018.01.23
當我成為一位醫務社工

【社工 筆記本】  當我成為一位醫務社工  文/練淑香 社服課社工師 攝影/汪國平

來到門諾醫院從事醫務社工還不到一年的時間,因為以往的工作經驗,負責醫院裡婦產科及新生兒病房、兒童早期療育、輪值急診的工作,短短的時間卻讓我對於生命有很大的體悟,生、老、病、死變成每天隨時都會面對的生命課題,每個病人都有著不同的人生故事,能夠在每一位個案重大的生命歷程裡陪她(他)們走過一小段路,竭盡所能為他們尋求最大的資源及支持,是我對自己的期許。

根據內政部戶政司統計,花蓮縣未成年少女的生育率經常高居全國之冠,這些面臨生命重大改變的小媽媽們在知道自己懷孕時,可能會面臨父母親的責備以及社會輿論的壓力;也有可能因為沒有養育子女的經濟能力,不得不考慮將寶寶出養給另一個家庭照顧,這些過程要面臨的擔憂絕對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。慶幸的是,花蓮縣的小媽媽們願意將寶寶留養的比例還是高的,這時候,就更需要社工們協助連結相關社會資源給予她們支持,讓未來的道路能夠走得順利一些。

第一次與小美(化名)見面是在婦產科病房,她是19歲的原住民女孩,懷孕時因為跌倒導致出血,需要短暫住院安胎,當時男友在旁陪著她,社工詢問了家庭狀況後發現小美的家庭支持系統薄弱,父母在她出生三個月時便離婚了,監護她的父親長期在外縣市工作並重組家庭,小美由祖母照顧長大,祖母過世後,小美便與姑姑一同生活。小美與男友對於未來沒有明確的計畫,只回應社工說:「等我25歲以後再說吧。」過了一段時間,小美又因不正常的出血住院安胎了近一個月,個性活潑好動的她,為了寶寶只能耐著性子躺在病床上注射安胎藥物,希望延長妊娠的時間,避免寶寶早產而有健康上的危險。但這次不同的是,小美的男友再也沒出現,而原因都只被一句「他在外地工作」而草草結束了對話,這讓我意識到:小美與男友的感情發生了變化,未來小美必須獨自面對養育子女的責任,但是,自始至終小美從來沒有將寶寶出養的想法,總是堅定的說:「當然要自己養!」

某一天,待產名單中看見小美的名字,姑姑因為還要照顧年幼的孫子無法陪小美生產,陣痛難以言喻的苦楚,小美聲聲的哀嚎都讓人感到心疼,我只能緊握住她的手,不斷給她鼓勵,讓她有信心順利成為一名母親。雖然未足月生產,但有小美之前住院安胎的努力還有上帝的恩典,寶寶是個體重2400多公克的健康小子!

小美一路走來讓人心疼,出院之後持續追蹤小美的生活及照顧寶寶的狀況,只聽小美語帶驕傲的說著照顧寶寶的點點滴滴,從餵奶、換尿布到洗澡等等的挑戰與成就感……我知道,小美正在努力成為一位她心目中的好媽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