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捐款 捐款方式
公益看板
CHARITY SIGNAGE
首頁 公益看板 最新動態 感動服務
638 發佈日期:2020.06.16
一根酸棉棒,問君幾多愁?

一根酸棉棒,問君幾多愁?   文/語言治療師許原豪

一位總是笑咪咪的奶奶,兒子帶來做吞嚥評估,是由居家的醫師轉介來的,居家醫師發現奶奶是屬於吞嚥障礙的高風險族群,復健科醫師立刻開醫囑,安排了吞嚥評估。

奶奶在治療室接受臨床吞嚥評估時,一派優雅地坐在輪椅上看著我,笑咪咪的,溫暖的笑容快把人融化。但奶奶就是笑,無法遵循指令配合任何的神經理學檢查。問診時,兒子和看護,覺得吞嚥問題沒有那麼嚴重,他們覺得只有在奶奶精神比較不好的時候喝水容易嗆到,但居家醫師、復健科醫師和治療師,都鼓勵他帶奶奶來檢查一下,所以就來了。

吞嚥評估實際吃東西時,咕嚕、咕嚕,各種液體和食物都快速吞下。吞完,奶奶又笑瞇瞇地看著我,兒子和外籍看護也笑瞇瞇地看著我。真的要說,奶奶吞完時,只有非常細微的哈氣的聲音,像是乾杯完後的「啊」。

除了奶奶的笑容,還有那好像感覺好喝的「啊」,沒有嗆咳,沒有水水的濕濡聲,沒有一切我們吞嚥障礙的徵兆症狀。我們和家屬討論後,還是決定既然來了,就把檢查都做完,也可以更瞭解目前奶奶的吞嚥狀況!檢查時我們準備四種不同的液、固體食物分別給奶奶食用;

如開水流速的液體 5cc
如花蜜流速的液體 5cc
如蜂蜜流速的液體 5cc
餅乾

結果在吞嚥攝影檢查發現,奶奶全部統統吞不乾淨!食物大量殘留在整個咽部和喉部,從舌根、咽部到喉部一路連線,滿到幾乎要掉進氣管了,這麼滿的狀況,一般健康的成人早就啟動吞嚥,統統吞掉了!

奶奶還是一派優雅地從監控窗戶對著我微笑。奶奶無法聽指令,叫奶奶再吞,只有微笑。讓奶奶喝一口水,水一樣卡住,也是微笑。給奶奶吃一湯匙食物也卡住,還是微笑。再用吸管連續吸,最後仍卡住,繼續微笑。還是以湯匙小啜,啜一下就停,又是微笑。奶奶就是微笑,我使盡了各種方法要他再吞,但食物還是卡在喉嚨裡,奶奶的最後一口,就是在那邊,不吞下去也不吐出來;嗆不進去也咳不出來!如果,在口中還能挖出來,但是,現在卡在喉嚨裡啊!

突然想到,如果用酸棉棒讓奶奶吸吮呢?

既然奶奶不聽指令吞嚥,那我們就讓她反射性地吸吮後吞嚥,還要酸酸甜甜的,讓奶奶一直吸吮吞口水。我們緊盯著監控螢幕:第一次吸、第二次吸、第三次吸,吞下去了,第四次吸、第五次吸,吞了兩口口水,整個咽喉吞乾淨了,歡呼!

印象中,過去唸書實習時,如果在吞嚥攝影影像上看到食物卡在喉嚨(咽部),若病人沒有繼續吞,其實目前醫療的處置極少在檢查當下想盡辦法讓病人吞乾淨的,可能就是在報告上寫「重度食團殘留」而已。

但殘留怎麼辦?這些感覺不到食物殘留在喉嚨的阿公阿嬤們,很可能一移動位置,就被這些黏在卡在凹洞的食物(顯影劑)殘留嗆到(甚至掉進肺部裡),而且量還不少!

吞嚥攝影檢查時,我們還有控制量,平常每天在吃飯時,已經有多少掉進肺裡了?

如果又像這位優雅奶奶,沒咳、沒清喉嚨、沒特別的聲音只有微笑,如果再沒有儀器吞嚥檢查,根本連喉嚨裡有食物殘留都不知道,而且是大量殘留,移動時殘留就掉進呼吸道,咳嗽時照顧者以為是老痰。

當然,沒有儀器吞嚥檢查,完全無法知道到底奶奶可以用什麼方法,不知道要吞幾次,才能把卡在喉嚨的食物清乾淨。因為奶奶不會表達,奶奶也不知道食物卡住,我們從外表也看不出來,只有奶奶肺炎發燒時,我們才知道。

這位奶奶不是特例個案,是長照服務個案的大宗,但如果長照吞嚥服務沒有儀器吞嚥檢查支援,某個程度上是矇著眼睛拼命!拼的是,阿公阿嬤的性命⋯⋯讓病人得到正確吞嚥評估,讓團隊照護方案有所本,現在門諾語言治療師正努力讓病患都能有正確的評估,讓治療有所依循,讓病患能吃對也吃好,不僅確保了進食安全,也提升生活品質。

圖一:照片出處 https://www.researchgate.net/publication/45462307_A_Case_of_Amyotrophic_Lateral_Sclerosis_Presented_as_Oropharyngeal_Dysphag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