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門諾
ABOUT US
首頁 關於門諾 薄柔纜創辦門諾醫院
薄柔纜創辦門諾醫院

太平洋濱一個美麗傳奇─基督教門諾會醫院
雋永芬芳的昨日之歌
薄柔纜創辦門諾醫院

        民國四十三年,薄柔纜宣教士在美國「門諾會海外救濟總會」的協助下,創辦了花蓮「基督教門諾會醫院」。

        門諾醫院的前身是「山地巡迴醫療工作隊」。民國三十七年起,一群由美國「門諾惠海外救濟總會」差派來台的專業醫護宣教士們,不畏艱難的穿梭於花東地區的山地部落,謂不農、阿美、泰雅等原住民及平地的貧民展開醫療服務。
薄柔纜山地巡迴醫療
        民國四十二年,薄醫師將「山地巡迴醫療工作隊」分成東、西兩支。工作隊的隊員們分別在中央山脈兩側進行醫療傳道事工。他們翻山越嶺、餐風露宿;在各村落停留兩週後,又得返回平地的醫療中心領取補給品。

       清晨,曙光乍現,就得撐起身子迎接忙碌而滿希望的一天。早起的原住民也早就破不期待的排隊接受蛔蟲治療。夜晚,美麗的月光下,工作隊員們透過日語翻譯,熱切的將神愛是人的福音告訴各族同胞。

       忙碌緊張的生活也有不少新鮮有趣的插曲,某日,金髮碧眼的高牧師幫忙接生了一個嬰兒,家屬們高興得竟然把孩子命名為「亞美利堅」。當時的山地村落根本沒有浴室,薄柔纜醫師也和山地居民一樣,跳進山溪裡洗澡。薄醫師就寢時,常有好奇的少年們相爭探視,他們想知道白種人是否可以不睡覺?外籍護士洗澡時,居然引來原住民婦女圍觀,他們要證實白種人的身體是不是和臉一樣白?原住民和大多數平地人一樣,初見白種人,就跟他們看到醫療對帶去的衛生保健影片一樣驚訝好奇。
1963山巡艱險路
       交通、電信的不便也讓醫療隊嚐盡苦頭,深入東海岸時,因尚無海岸公路,工作人員只好背負醫療器材、食物、日用品,渡木瓜西越重重的海岸山脈到鹽寮。這段如今僅十五分鐘車程的路途,當年足足走了十個小時。頂著烈日背負重物,還得一路開山闢路。餓了,就在河谷以石頭架鍋煮飯。累了,起水泡又酸痛的雙腳還是的往前邁進。他們只有一個信念─爲主服務。

        有一次,隊友們走過山巔水涯,千辛萬苦到達目的地,當地的警員卻強詞奪理的要薄醫師出示醫師執照,薄醫師怎麼可能再徒步十小時返回醫療基地拿執照?這群英雄只好在警員的固執下,絲毫無用武之地,於是萬分懊惱的留宿一宿,打算次日清晨打道回府。不料,次日清早,這位難纏的警員竟哀哀啼啼的捧著肚子跑到薄醫師面前:「美國醫師呀,我肚子好痛,快點救救我!」「警員先生,我沒帶執照呀!」「沒關係、沒關係,你們是醫師,當然可以醫病」。

        山地的地形陡峭,跋山涉水是常事,醫療隊還走過生平所經最驚險的吊橋─兩根鐵索上下橫亙在深谷上,稍不留神就會落入陡峭溪谷。隊員們各個屏息,腳踩手握一寸一寸移過橋去。有位大塊頭的外籍隊員身背沉重醫療器材,「走」到河心時,兩根鐵索已相距數尺,望著似乎失去彈力的鐵索,大伙兒嚇的哇哇大叫。幸好帶到村里的一大桶藥品、食物很快就用完,回程當然輕鬆、安全多了。

        民國三十八年就加入醫療隊的台籍林清和牧師回憶說,有一次到了一個村落,全村唯一的廁所在豬圈旁,解手時豬隻都會陪伴圍觀。地處「後山」的花蓮不僅山地環境落後,平地的物資亦普遍缺乏,薄醫師想買一張椅子都買不到,只好自己畫圖請木匠照圖釘製。薄太太來到沒有任何電器的環境,也得學著中國人在爐灶上炊飯。
1965牛奶站
        除了盛行的瘧疾、寄生蟲、皮膚病,「營養不良」也是當時人民的普遍問題。民國五十年起,門諾醫院便在各鄉村成立「牛奶站」。該數年間,約有一萬一千名學童每日上學途中可領取一杯營養味美的牛奶。直至政府在鄉村普設衛生所,各個牛奶站才逐漸關閉。

        對於結核患者,薄醫師更是懷著極大悲憫。他曾為了給予肺癆患者更好的醫療,而返美鑽研胸腔外科。爲了讓患者安心療養,還在美麗的秀林鄉山腳下設立肺病療養院。肺癆是會傳染的,薄醫師顧及病患的尊嚴,與患者接觸的時候從不戴口罩。

       門諾醫院初創的前八年,對平地同胞及原住民均採「一人一元」政策,只要一塊錢可以看病也可以開刀。

       正當薄醫師日夜爲病患忙碌的同時,薄太太也積極投入教會及社會服務事工。她協助美崙教會創設幼稚園、興辦英文小學讓宣教士的子女們有就學的地方,也在「花蓮未婚媽媽之家」重建未婚懷孕少女的身、心、靈。三名子女成年獨立後,她還專程返美攻讀特殊教育,以便更實際的幫助「黎明啟智中心」(門諾會智障兒童學校)的智障兒童。